鱼北 - 70 离谱(年下)
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

废文网小说排行榜

    程妤嘤咛一声,身心再次被他填满,灵魂似打满气的气球,乘风升空。

    骆延的动作凶狠急切,狂风骤雨般敲打她,程妤实在没什么力气抵抗他,两腿直打摆子,身体软如烂泥。

    骆延见她这样,问:“累了?站都站不稳,还想着挨肏……你怎么这么饥渴呢?嗯?”

    程妤喘着气,撒娇:“脚累,嗯~阿延~”

    骆延向下睨了眼,借着明晃晃的灯光,看到被他扇红的丰臀中间,裂开的嫩红小缝里,含着他,吞吞吐吐。

    透明水液被捣弄成半透明的白色糨糊,他一抽离,就能拉出丝来。

    他呼吸一滞,再往下看,看到了她脚后跟贴着的创可贴。

    他俯身,孔武有力的双臂穿过她的腿弯,从后面,抱小孩撒尿似的,将她稳当抱起。

    程妤受到惊吓,大叫着,惊惶地咬紧他,两只小手抓住了他的手,手指扣进了他的指缝中。

    骆延的手,比她宽厚粗糙,肤色也更深,因为用力,他的手背暴起青筋,暴戾野性,竟有些性感。

    他抱着她走了两步,一旋身,坐在玄关处的长条凳上弄她。

    程妤在他身上颠簸起伏,对面是一面全身镜,本是想方便客人出门前整理着装,不料此时却用作直播他们的欢情。

    她媚眼如丝地觑了眼镜子。

    镜中的她,全身泛红,雪肌沁出热汗,发丝凌乱,妆容斑驳,唇上的口红抹出了边界。

    她双手双腿左右敞开,丰腴软肉摇摇荡荡,与他交合的地方,柔嫩与粗犷冲撞相合,汁水淋漓,淫靡旖旎。

    程妤羞红了脸,蓦然对上了镜中骆延的视线。

    他粗沉急促的呼吸声,在她耳边低响。

    她听到了他的笑声,调侃她说:“好看吗?”

    她别开头,低喃:“好害羞……”

    骆延轻咬她的耳垂,用微喘的气音,说着不堪入耳的荤话,刺激她。

    程妤听得脸红心跳,敏感点被他颇有技巧地剐蹭顶弄,没两下,竟然又高潮了一次。

    做了两回,两人勉强解了馋。

    程妤坚持要卸妆洗澡。

    骆延便将娇软无力的她打横抱起,带到洗手间。

    在骆延的帮助下,程妤卸了妆,刷了牙。

    两人在洗澡的过程中,又做了一次。

    这一晚,他们欲壑难填,贪婪索取,不知道做了多少次,一直折腾到凌晨叁四点才入睡。

    程妤醒来时,日上叁竿,悬挂在墙上的时钟,时针直指11点。

    她头晕脑胀,打量了下房内的摆设,又扭头瞧了眼身侧躺着男人,大脑尚不清醒,恍惚间,还以为自己回到了跟骆延419的那天。

    骆延还在熟睡,眉眼舒展,浓密鸦睫在眼下投落扇形阴影,高挺的鼻梁下,微笑唇轻抿。

    被子只盖到他腰部以下的位置,上半身裸露,坚硬的骨骼覆盖着恰到好处的健硕肌肉。

    程妤蹑手蹑脚地翻身,趴在床边,扫了眼地板。

    跟她记忆中的不一样,地上没有套子,但她分明感觉到,两人昨晚做过,战况应该挺激烈的,以至于她腿间都还留有肿胀感。

    她又翻过身来,安静端详骆延的睡眼。

    昨夜的记忆,慢慢在她脑海呈现。

    她记得一部分,又忘了一部分。

    于是,她用自己的想象力,把缺漏的那部分补全——几乎都是令人面红耳赤的画面。

    她光是脑补,就把自己弄得口干舌燥,情不自禁地,在骆延的脖颈上,轻轻落下一个吻。

    男人凸起的喉结滚了滚,粗哑的嗓音懒懒响起:“谁呀~刷牙了没?怎么突然亲我……”

    程妤被他吓着,愕然抬头看他。

    骆延眼睑半垂,睨着她,嘴角噙着浅淡的笑意。

    程妤眨巴着眼,琢磨该跟他说点什么。

    骆延忽地笑了:“你不会是又断片了吧?”

    程妤点头,“是有点记不大清……”

    她看了他一眼,补充道:“昨晚,发生了什么?”

    骆延侧躺,与她相视,“嗯……我劝你,以后都别去那家酒吧了。”

    程妤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骆延:“你真不记得了?”

    程妤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但笑不语。

    只见她白净小脸,在悄然变红。

    他促狭道:“记起来了?”

    记起来。

    程妤没想到,自己喝醉后,竟然会在酒吧口无遮拦地说那种话……

    啧,今后没脸再去那家酒吧了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”程妤指指自己,又指了指他,“我们昨晚怎么就,就成这样了?你不是说,你要为未来女友守男德么?”

    骆延的视线,自她的双眼,向下,掠过她的唇,扫过她暴露在外的肩颈,淹没在幽邃的沟壑中,“嗯,昨晚是送给预备役女友的福利。”

    福利?程妤依稀有点印象,却说:“我不记得了,不作数。”

    骆延嗤笑:“不记得也没关系,反正这福利,我已经给了。”

    他说罢,掀开被子就要下床。

    程妤扑上去,抱住他精瘦的腰身,“不行,我断片了,不算数,得重来。”

    骆延掰开她的手,无奈道:“你说要就要,那就不叫福利了。好了,快起来,等下得去退房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以再住一天嘛……”程妤噘嘴,突然作弄他,双手在他腰腹挠痒痒。

    骆延低骂一声,左闪右躲,不得已转身,大手钳制住她的双手,凶巴巴地警告她:“你再闹,信不信我把你衣服扔了,害你出不了这个门?”

    程妤不信。

    她倏然凑近他,在他人鱼线的位置舔了一下。

    骆延“嘶”了一声,退了一步,蛰伏在草丛中的东西,动了动,竟有了复苏的征兆。

    她伺机挣脱他的束缚,双手背在身后,扬高下巴,道:“我等着你以后求我给你,哼~”

    程妤说完,掀开被子,右脚刚触地,人就被骆延推翻,四仰八叉地倒在床上。

    骆延倾身而下,高大身躯压在她身上,一手摁着她的肩,一手伸长,摸索前一晚丢在床头的安全套,对她说:“程妤,你知道你这叫什么吗?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欠肏。”

添加书签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