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君 - 第八十三章羊舐 (ωoо1⒏ υip) 雁南归
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

废文网小说排行榜

    “可汗……”舒达余光一瞥,取下蹀躞带的飞刀。弹指之间,飞刀“嗖”地擦着塔伦的面颊而过,瞬间起了道细血痕。

    “给脸不要脸,别逼我将你们一齐剁了丢去喂狼。”他眼中有了杀意。雁儿喘着气,水光盈盈凝着塔伦,似是求他袖手旁观。

    塔伦红着眼眶,手捏得生疼,挣扎起身扭头出帐。

    “喜欢我?”舒达捏起她下颌,看她纤弱颤抖,无力颌首。

    “我看你瘦了不少。”他一拧她乳首,她蹙眉轻吟。他不为所动,目光自她雪峰向下扫过,见她胸下肋骨隐现,肌肤随着呼吸酥颤。

    “是该好好补补。”他徐走几步,从胡床边暗格里取出牡丹金丝漆盒。“嗒”漆盒开启,他提出一只银质镂空缅铃,轻轻触碰,球体中的水银喃喃轻响。

    “去牵头羊来,再备盆盐水。”他唤过帐中仆从,手中缅铃在她鼻尖轻晃。

    舒达在床上折磨人的手段层出不穷。她尚不知牵羊用意,但她此前尝过缅铃的滋味,挖心挠肺,痒不能解。这般缠磨足以教人失了清智,欲仙欲死。

    “没有人能在我手上熬过叁轮。你想清楚再开口。”她靠在椅背上,玉臀堪堪坐住。花田间风光一览无遗,花蕊娇艳的小径指向那闭合的门扉。

    “可汗饶命……”她眼际掠过恐惧,哀切乞求着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我想听的。”他漠然地将缅铃推入花穴深处。

    “唔——”穴肉紧紧吸吮着缅铃,湿热的温度让缅铃震颤不止,雁儿手指攥拳,失声吟叫。

    言语间,一头羔羊已被牵至近旁。仆从端着盐水静候指示。

    他将软毛刷蘸于盐水中,继而抹在她花核上:“你在北疆长大,知道羊嗜什么吗?”

    下身骤然的冷意让她臀肉一缩,甬道却淌着热流冲淋缅铃,加剧震动。雁儿口中呢喃不清,含泪的杏眼透着本能的惊怕。

    一波迭一波的麻涨层层推进,在羊舌舔上蕊心那刻达到顶峰。她哭泣急喘,穴口翕动喷薄出水液,濡湿狼皮。

    “这就泄了?”舒达一瞥她失神脸色,直起身来将毛刷递给仆从,“还早得很呢。”

    刷毛拂过她大敞的牝户,乖顺的羊儿伸着软舌,细致照顾着每处沾有盐水的花隙。

    “嗯啊……”连绵的刺激让处于不应期的她不住痉挛。不多时,她呻吟着弓起身子,脚趾紧蜷,皮料上的水泽更深一层。

    “不要了……”她秀发披散,摇着头,断断续续地讨饶,“求您拿出去……”

    “主子赏的,你敢说不要?”舒达好整以暇地观赏着当下美景,取出玄铁匕首在手上把玩。

    仆从不停地在艳艳花蕊上添着盐水,羔羊孜孜不倦地舔舐着。花核红肿充盈,缅铃在穴中奔腾,她两颊绯红,整个人散着淫靡而残忍的欲色。眼泪混着涎水滑落,衬得乳尖愈发鲜艳欲滴。

    猛烈的快感让她魂魄飘飞,四肢百骸皆是失了控。心脏不堪重负,她只觉自己即将涨裂,眼中的世界幻离扭曲。

    “主子……”她虚弱地唤了舒达一声,“奴……有……话要说。”

    这几个字已然耗尽她所有的气力。舒达眼波微转,指间的匕首顿停,仆从会意将羊领到一旁。

    尽管仍有缅铃在撒野,但花核的折磨已去,她勉强缓口气,麻木的双股仍在抖颤。

    “说。”

    “奴……奴发现……可敦、与南国质子……有染。”她压抑着齿间呻吟,媚声颤颤。

    舒达阴冷的眼神有若寒霜侵骨。他伸手掷出玄铁匕首,寒风骤起,侍立的仆从吓得闭了眼。匕首精准地刺入羊身脖颈动脉处。只听得羊惨叫一声,羊蹄乱舞,继而瘫软倒地抽搐。

    他徐徐走近雁儿,顺手拔出匕首,血霎时将雪白的羔羊染成红色。雁儿涣散瞳仁里倒映着目光冷厉的他,以及漫天的血红。缅铃却在此时再次将她送到云端。她四肢动弹不得,只抖着臀部,身躯僵直,低切哭诉道:“求……求您……拿出去。”

    她宁愿下炼狱,在油锅里沸煎,也不愿再承受如此极乐。

    “贱奴,诋毁主子,你是活得不耐烦了。”他眼睛未眨,血顺着刀尖滴在她双股间的濡湿狼皮上。

    “她……还偷了解药……说要与他一同走……”好似防线被击溃,她不管不顾地说着,只盼能结束这场折磨。

    “啪!”他怒掴雁儿一掌。

    若她所言为真,前者尚可圆成诺敏一时兴起,后者却犯了他大忌。

    “主子不信……可去探探……”雁儿满面的泪水,已然不觉痛,嘶哑着嗓子,意识昏然。

    下身的酥痒感忽地抽离。雁儿睁开眼,冰冷的刀锋正擦过她股间嫩肉,血渍如胭脂点过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的?”刀柄在她穴口摩挲,刀光伴着清液,染着情欲的血腥。

    他的笑容吊诡,手中垂落的缅铃重归倏寂。这副神情若不是真心欢愉,便是怒到极处。铁质刀柄冷不丁地插入,她下意识地挺起身子,却逃不脱那双缓动的手。

    “奴……唔……亲眼所见……嗯啊!”那刀柄仿佛生了眼,忽轻忽重地戳着那凸起,捣得她双目迷离,喘泣拒绝,下身却渗出更多的盈盈花液。

    在刀柄无情的玩弄下,她又一次丢了身子,魂魄渐离。浸了水汁的玄铁匕首闪着素冷的光芒。

    柄身勾扯着银丝离开温暖的蛹穴,刀尖划过她汗泪交织的酡红脸庞,猛地扎进离她头顶一寸处的黄花梨木。

    “把羊架火烤了。”他盯着满目凄迷的雁儿,沉声命令。

    身后的仆从不敢怠慢,即刻拖起羊离开毡帐。

    舒达解开蹀躞带,双手一支那椅翅,侧头于她耳畔阴沉道:“好好取悦我,或可留你一条小命。”

    愤怒、暴躁化作胯下叁寸之欲火,粗壮的昂扬毫无滞阻地插进泥泞红肿的蜜穴,在里面横冲直撞。

    一时间宫口被顶开,从她平坦的腹部上可见那壮物挪动的轮廓。

    人在受虐时套出的话比往常来得可信。对诺敏他是留了份情面,不料她竟如此不知趣!

    女人果然都是下贱坯子,这个正泣喘着承受他挞伐的女人也未必坦荡。他扣住她脖颈,深灰眼眸里戾气沉郁。缓动的肉茎开始狠狠捅向她花间皱褶。她声音喑哑,束缚的手脚被系带磨红,唯有两行清泪滑落。

    逐渐干涸的幽穴让抽插变得艰涩,舒达拧眉,狠戾挺送,茎身玉珠擦破了穴口软肉,渗出丝缕的血,慢慢润滑小穴。

    对他而言,水液或是血液,并无不同。他便是要她懂得,谁才是捏住她命脉的人。

    夺命的窒息感激得她双眸通红,泪如断线珠子般掉落。幻境中她看到拖着铰链的无常鬼狞笑着向她走来,一点点剥离她的肉体,蚕食她的神志。

    她无声抽噎着,侵占他的男人得了兴,一个喉音,松开桎梏她的右手,拔出那巨物,将炽热的浓精喷洒在她脸庞,溅在酥胸上,掩过她嘴角渗出的血迹。目光冷淡的舒达掐起她腰肢,于她身上画下红印。

    北疆秋风里,她如落叶残卷,信手一捏即成齑粉。他正如盛夏酷烈之骄阳,炙烤焚烧着迫人屈服。

    征服与被征服,愉悦与疼痛,素白与腥红,拼接成一幅凄艳靡丽的香艳画卷。

    身躯残破,伤痕难复。便是要屈辱地活着,活着才有生机,才能亲手覆了这棋局。她面容死寂,不堪重负的眼帘沉沉闭合。

    营帐外候立的塔伦始终保持同样的站姿,身躯早在声声痛吟惨叫声中僵麻,连舒达走到身前都岿然不动。

    舒达嗅着随风飘来的炙烤架上羊肉香气,悠悠道:“把我不在时发生的所有事,一字不差地告诉我。”

    塔伦发僵的脸微动。

    “敢有一字隐瞒,我保证你和她都会死得很难看。”舒达刻意加重的咬字颇具警示。深灰色的眼眸睨着他,似在探究他内心深处的私隐。

    塔伦心中激荡,喉结一滚,半晌缓启双唇。

    首-发:http://www.wuliaozw.com/ (ωoо1⒏ υip)

添加书签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