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蛮 - 180.“天使” 秘书(高干)
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

废文网小说排行榜

    卫琬不知道自己是属倒霉呢,还是属走运。前者是因为好不容易把最后一个病人从二楼拖上来,她就是低头捡个手机,一个浪头就把她从大厅的左边冲到右边,然后直接送出窗外。

    说走运呢,是因为了呛了几口脏水实在是抗不过风浪渐渐脱力,以为再醒不过来,结果还是被密密麻麻的雨点给砸醒,自己躺在一块冷飕飕的铁板上。

    小孩连盆上了卡车后面,狗也过来,呼哧呼哧地伸着大舌头往她身上舔。

    他们还没坐一会儿,水已经盖过了屁股,只能爬上车头。

    这一看,便是震惊的一幕。

    昨天还车水马龙的街道,今天已是水漫金山的大海。

    汪洋大海中不时地露出一块块的颜色,都是各色的汽车顶。

    甚至有一辆灰色的马自达,从她们跟前游泳似的飘过去。

    很快卡车也不安全了,隐隐地有被冲动的迹象。

    卫琬扒着车头复又跳下来,从卡车后槽里抓出一把粗呢的绳子,往自己身上扎。

    原来人在绝境中的潜力,能够发挥得这样大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上了另外一个车头,歇两口气,再往更近的商铺二楼上爬。

    后面牵着小崽子和狗崽子,终于上了商铺上面的平台。

    小崽子是个跟阿江差不多的男孩子,竟然还穿着校服,他们一起拿着绳子打圈圈,跟农场里套牛头的牛仔似的,见到有人影,就把绳子丢出去套。

    卫琬的手磨得鲜血淋漓,可自己根本不觉得痛,她觉得自己还有用不完力气和精神,去关注水面上的动向。

    现在最担心的是妈和弟弟,在被浪头打出去的瞬间,脑海里汹涌闪现的,却是谢宁。

    谢宁急躁的声音,发抖的声线,他该多急?

    联系不上她,他会不会想成最糟糕的情况?

    如果换作她,换她知道谢宁失去了踪迹,她会——痛得要死吧。

    到了这会儿,两人之间的小摩擦小纠纷小误会,都成了不足一提。

    为什么最后一句话她要说我爱你?说的像是临终遗言。

    平台上又多了叁四个人,其中两位是男性,一个连着树根飘过来的,一个同样是趴在车顶上等待救援。两位男士过来帮忙,小心翼翼地从卫琬手上解绳结,她的手指已经僵得没法展开,一拉开,全是紫红色深凹进去的沟壑。

    “我们来吧,丫头你去休息下。”

    卫琬带着妇女和小孩,往平台上矗立的水房靠去,站都站不住,都往地上坐,躲在方寸的屋檐下。她抱着膝盖,渐渐的头昏,心里使劲地装着十个百个一千个谢宁,她告诫自己,为了谢宁,她也该保持清醒。

    忽的天上嗡嗡直响,那是不同雨声的声响,直接带动了漩涡气流。

    上头传来喇叭声,是救援队安抚人心的声音。

    直升机从头顶上飞过去,卫琬眯着眼睛,看到上面的红十字标志,眼角湿了湿。

    救援队自然先要侧重救助那些还在险情中的百姓,而她们已经在平台上了,相较来说,暂时是安全的。

    原本以为直升机会去得更远,结果盘旋着复又回来,长梯挂了下来,穿着白色护服的人员,跟天使一样从上爬下来。

    绳梯在风雨中摇摆,几个人凝望着上面,跟着心梗忧心,同时满胸口的都是热溢的感动。

    物资包跟着丢下来。

    一道人影在细密的雨幕中愈来愈近,高大的身躯,纯白的身影。

    愈来愈近地贴近视野,这人蹲下来,温柔地拍拍她的脸,声音遥远而空明地穿透雨声。

    “小琬,琬琬,睁开眼睛看看我。”

    卫琬把头一仰,惊醒似的掀开眼帘,谢宁狭长的脸颊出现在风雨飘摇中。

    不知是雨水还是泪珠,从她脸上滚滚而落。

    脱力似的朝前微微一靠,就被人拿一双结实有力的双臂给紧紧地抱住了。

    首-发:roushuwu. (po1⒏ υip)

添加书签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