陆央 - 第109章得手(微微一肉很血腥) 魔王转生gl(穿越重生,变态辣)
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

废文网小说排行榜

    “啪!啪啪!啪……”

    “唔啊!主人哼!饶了梅蜜吧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满是调教用品的地下室内,梅蜜的项圈上连着狗链,链子定位另一端被金尔贝拉紧,另一只手拿着细长的鞭子一下下抽打在梅蜜的背上。

    脸上带着肆意与残暴的笑容。

    因为一些事,导致梅蜜今天有些心不在焉,并且第一时间被金尔贝抓到,自然少不了一顿惩罚。

    无论是尖齿状已经使她乳头出血的乳夹,还是不停落在身上的鞭子,比往常还要让她痛不欲生。

    “哼!狗东西,竟然敢在主人疼爱时走神,我看是欠教训了。”

    丢下鞭子,金尔贝半拉半拽的将梅蜜拉到一边,从墙上取下一个婴儿小臂粗的穿戴式仿真棒子穿上,随后将梅蜜拉到铁桌上躺下。

    然后拉着对方的双腿到边缘处,掰开其双腿,一挺腰,将仿真棒子尽根没入。

    “啊!!好疼唔!”

    梅蜜尖叫一声,溪谷被撕裂的感觉直冲脑门,差点让她昏过去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嗯!?”

    金尔贝不悦的眯了眯眼,双手捏紧嵌入梅蜜乳头肉的两个乳夹大力拉扯。

    “唔啊!!好嘶嘶…好舒服唔,主人插的梅蜜好舒服……”

    梅蜜流着泪,颤抖着身子,露出个讨好的笑容,说着违心的话语。

    “这就对了,主人赐予你的,都是好的才对。”

    金尔贝满意的放开双手,掐着梅蜜的臀瓣,大力的挺动腰,用仿真棒子粗暴的抽插着梅蜜娇嫩已流血的溪谷。

    “唔啊!嗯嗯啊!!哈啊!好舒服哼!主人插的梅蜜好舒服唔啊!”

    明明是痛苦的叫着,但是身体本能的反应,以及习惯性的话语,却表达着相反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哼!早这么听话多好。”金尔贝暴虐一笑,话语与再次拉扯尖齿乳夹的动作皆无温柔。

    “唔啊!!!嘶嘶哼!嗯嗯啊——”

    梅蜜面容痛苦到扭曲,但是腰肢扭动不停的迎合着金尔贝的施暴,直到身体被调教出的本能,在痛苦中突破了临界点。

    “呼,简,剩下的交给你了。”

    彻底玩尽兴的金尔贝脱下仿真棒子内裤,望着浑身发颤,只剩下半条命的梅蜜,十分满足于自己的杰作。

    然后交代了一直站在一旁的简一句,便心满意足的离开了地下室。

    “简大人,梅蜜好疼……”

    眼眸涣散的望着走来的简,梅蜜弱弱的撒娇。

    可惜,这一次,她仍旧没有得到温柔安抚,甚至任何话语,只被灌下了恢复药水。

    被面无表情的注视着,待身上的伤复原后,被抱紧了隔间的浴室内。

    半躺在浴缸内,望着兢兢业业为她清理身体,且不会再对她动手动脚的简,梅蜜的心脏好像裂开了一般的疼痛。

    自从几天前,简的问题她没有回答,却被对方轻易接过,甚至缠绵到她昏睡后,再次醒来,一切都变了。

    她的简大人不仅对她没了那温和的笑容,甚至开始忽视她,漠视她,与她保持距离。

    随着时间的推移,她从不解,难过到刚才因恐慌而走神被金尔贝主人暴虐惩罚。

    她真怕从今往后与简大人成为了陌生人,再也得不到对方的呵护与宠爱。

    而这份难受与恐慌,在又一次被漠视下,彻底忍不住爆发了。

    她无声的眼泪流下,抬手抓住了简的胳膊,“简大人不要这么对梅蜜好不好?梅蜜好难过,是因为梅蜜不肯出卖主人,没有了利用价值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唉!”

    与梅蜜对视一会儿,随着重重一叹,简的冷漠也彻底破功,化为了温和又无奈的神情。

    “想必这些天你也该想明白了,我待在金尔贝身边的原因并不单纯,既然梅蜜不肯出卖主人,也不肯跟我走,那么我只能与你保持距离,以防以后我无论有没有得手,都会牵连到你啊。”

    简刚才的沉默自然不是忍耐,而是在快速的想着比较完美的说辞。

    闻言,梅蜜眼中的疑虑与难过褪去,变成了急切,“不是的简大人,梅蜜没有不想永远跟您在一起,只是,只是梅蜜怕……”

    没等梅蜜说完,跪坐着方便清洗其身体的简直起大腿,倾身抱住了梅蜜,“没有就好,我多怕其实在梅蜜眼中,我根本没有你的主人重要。”

    “梅蜜无需担心,一旦得手,我就会立刻带你离开,你不用怕,只要你愿意,此后我会保护好你的。”

    抱着梅蜜的手臂收紧,即便对方看不到,简脸上仍旧有着庆幸与开心。

    因为她没有那话语与表情分离的功力,只能全身心的演绎着自己在其面前的人设。

    “简大人,梅蜜愿意,主…金尔贝的内部账本都在卧室床头后面的暗格中。”

    从言语到行为上梅蜜都可以感受到简的真诚与疼爱,主动开口前便有了决断的她,自然放下了最后的几分顾虑。

    甚至在简面前改口不再叫主人。

    一开始被简疏远,以为只是因为账本之事才会接近她,利用她的梅蜜何尝没有半赌气的也不去搭理简?

    可没过几天她便发现,尝过了对方的宠爱与疼爱,她再也无法回到曾经只有无尽折磨的日子。

    被金尔贝折磨的越狠,她越是想念简的温柔与好。

    但她也并不傻,明白如果对方只是单纯的利用,说不定会达到目的之后直接走人,对她不管不顾。

    届时,她不仅更加绝望,说不定还会被金尔贝发现是她泄露了秘密,更加的生不如死。

    所以,她决定试探一下,若如她所想那般,她便绝不会出卖主人。

    这样虽然无法挽回简,可起码能够多些时间看到对方,为以后留个念想,也不会因为她的出卖,遭受主人更残酷的惩罚。

    反之,如果是她想多了,简哪怕是真的想要带她走,那么她便不会再在乎初衷是否是利用她,义无反顾的投入对方的怀抱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梅蜜。”简感激又欣喜的一笑,热切的吻住了梅蜜。

    一吻毕,她没有着急进行下一步,而是取出一瓶透明药剂,递给了梅蜜,“你将这个喝下,这是昏睡药剂的解药,今夜我便会动手,然后立刻带你离开。”

    望着欢喜的简,梅蜜内心只是挣扎了一瞬,便喝下了透明药剂。

    如果是毒药,那么就让她死在对方的谎言中也好,这样便不会再有伤心与破灭。

    见梅蜜一口闷,喝出了服毒自尽的架势,简不禁好笑,但很快又淡了笑容。

    曾经信仰破灭,被自己敬仰之人弃如敝屣之时,她又何尝不是抱着孤注一掷的心情答应了她的主人安的交易呢?

    然而她是幸运的,被其明码标价后不再受欺骗。

    自然,梅蜜也是幸运的,她不会抛弃对方,说不上喜欢,但真心想要呵护疼爱,让其往后的日子不再有阴霾。

    “嗯哈~简大人嗯……”

    细细品味下有些甜的透明药剂没有给她带来任何伤害,梅蜜也在简的抚摸下很快的动了情。

    按照简的说法,安抚她因金尔贝带来的不好的情绪,所以一如从前那边,在浴缸内进入了她。

    “嗯哈~简大人,梅蜜好爱您~哈啊好爱好爱嗯嗯啊啊——”

    在失而复得,喜极而泣的心情之下,梅蜜很快的突破了临界点。

    她喘息着起伏着胸口,主动抬头吻住了简的嘴唇,带着余韵过后的缠绵与温情。

    她知道,在她喝下药剂之后,对方还愿意如此对她,那么便足以证明,对方的话是真的,不会抛弃她,会带她离开,永远在一起。

    事后,简将梅蜜清理干净抱到了金尔贝的书房,然后没有打扰对方退了出去守在门外。

    一如平常一般,直到金尔贝回到卧室准备休息,她才结束了一天的护卫工作,也回到了房间。

    准备今夜行动的她自然没有休息,而是就这样和衣躺到了夜深人静,偷偷的摸到了金尔贝的门外。

    向上次一样扇入催眠药剂遇到空气化出的迷雾,等了一会儿轻轻地推开了门。

    因为周围十分的安静,简很容易的听到了左耳边领练的呼吸声,她侧头看去,同样没有入眠的梅蜜坐起了身。

    “应该已经昏过去了,你出来吧。”简的声音很小,是怕有人路过发现不对劲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梅蜜点点头,在简拿出魔晶石时,正好爬出了笼子。

    在看到简如约而至时,她心中的大石才彻底落地。

    直到此刻,事情的发展与其说的一模一样,明明有很多机会摆脱她这个累赘,但是对方却没有,

    足以证明,她的简大人一定会带着她一起离开。

    挪动了金尔贝的身体,简按照梅蜜的提醒推倒了特殊设计可以折迭的床头,然后又抠开了掩人耳目的墙板,露出了里面的暗格。

    一共五本账本,她快速的挨个翻了翻,只拿走了关于每半年的地下奴隶挑选会的支出流水账本。

    “我们走吧。”

    从魔法戒指中取出一套衣服与兜帽黑披风,让梅蜜穿上,然后便带着人,从早已算计好的路线,悄无声息,有惊无险的离开了金尔贝的根据地……

    PS:首-发:http://www.wuliaozw.com/ (ωoо1⒏ υip)

添加书签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