熙文co. - 第249章上陣父子兵 女監男囚
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

废文网小说排行榜

    “我要亲自过去问问。”我冷声道:“看来这个傢伙还真是牛皮糖了。”

    宋雨叹了口气:“因为担心怕把你暴露出来,所以我们问出想要知道的东西后就把他给放了,不过这王辉还真不是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说?”

    宋雨接着道:“他为了报復你,正好认识了赵震手下的马仔,就通过这小子联系上了赵震,说你是亿万富翁,所以就鼓吹赵震来抓你,而且还把自己的老婆供给赵震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我心头猛地一跳,他居然让田心去服侍赵震?

    田心那可是一个床上尤物来的,不但工夫好,而且还会服侍人。

    宋雨耸耸肩:“不过并没有得逞,他老婆给他留下份离婚协议后就离家出走了。”

    没想到田心居然躲过了这劫。

    我问道:“那你们有没有对王辉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当然。”螳螂狡黠一笑:“我们怎么可能让他平安的回去?我们先假装放他出去,然后半路又抓住他,给他注射了一针强效的毒针,保证他很快就能上癮。”

    “毒针?”我听得都不禁吓了一跳,没想到这傢伙玩得这么大。

    与宋雨等人间聊了一会儿,眼看着时间差不多到了十点鐘,宋雨就道:“我们出发吧。”

    我刚出门,宋雨又跟我道:“这次不用开你那个车了,太显眼。”

    说着,拉着我就上了一辆低调的麵包车里。

    刚一进去,我就呆住了。

    因为车里装着各种乱七八糟的电子產品,有监视器,然后还有各种闪烁着灯光,一看上去就是很高科技的东西。

    宋雨笑着道:“这可是指挥部,待会儿我在车里指挥,你们先混进夜鶯里面去,然后等我的命令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!”

    地鼠开着车带我们一行人来到了夜鶯酒吧门口。

    虽然唐山不在了,而且酒吧还易了主,不过这似乎并没有影响里面的生意。

    我们只留下宋雨一个人在车里坐镇,其馀的全部从车里下来。

    进去酒吧后,我们找了个位置坐下来,随便点了些水酒。

    白鹤压低嗓音跟我们道:“现在我们先坐下来,待会儿再动手,等宋雨的信号。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表示明白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梅凝突然给我打来一个电话,我歉意的跟老鹰他们说了一下,然后到外面去接。

    刚一接进来,就听到梅凝久违的声音:“在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想你啊。”我哈哈一笑:“老婆是不是想我了?”

    不管我有多少女人,我都会一直把梅凝当成我的大老婆,有的不只是爱,还有尊敬。

    “不想。”梅凝没好气的道:“把这么大的一家公司丢给我,然后就自己出去外面逍遥,要是这个礼拜六你不回来就不要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礼拜六?”我急忙道:“怎么会?我这个礼拜六一准回去。”

    虽然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,但梅凝这么一说,肯定是有大事发生,正好我也想她了。

    “好,这是你说的。”梅凝嫵媚一笑:“可千万不要食言。”

    “一定不会,你可是我老婆,你叫我往东我绝不往西,叫我赶狗我绝不撵鸡。”

    “油嘴滑舌的。”梅凝娇嗔的哼了一声,然后道:“我让江知心查到了卿莹的下落。”

    “在哪?”

    我急忙问道,没想到这么久了才查得出来,也不知道这丫头一个人怀着孕跑到哪里去了。

    “新西兰。”梅凝在电话里说道:“她在一家医院做產检,不过并没有查到详细的地址,你要不要去找她?”

    “新西兰?”我没想到秦卿莹居然会去了这么远的地方。

    我犹豫了下,问道:“老婆,那你的意思是……”

    虽然秦卿莹也是我女人,不过我还是想问问梅凝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别问我。”梅凝哼了一声:“她现在可是怀了孕,而且还是一个女人在外面,你这种还要问我吗?”

    我有些无奈的道:“我当然是想去找她了,可是她现在算算日子也是差不多临盆了,我要是过去了,就需要先呆在那边,而且也不知道她愿不愿意跟我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看你的诚意了。”梅凝叹了口气:“卿莹是我情同手足的姐妹,她现在怀孕在外面,我自然不放心,只是暂时还没找到她详细的行踪,等找到了,我们一起去接她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老婆。”

    “别谢得太早。”梅凝在电话里没好气的道:“还记得我跟你说的,不要再沾花惹草,你看你现在弄出的都是什么事情,我都不知道怎么说你了,整个人就跟一头种猪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我急忙道:“谨遵老婆的旨意。”

    “看你的表现了,要是你表现不好,我也会远走高飞,不信你试试看。”梅凝威胁我道:“我要是远走高飞,你这辈子都别想找到我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!”一想到要是梅凝再远走高飞,那我岂不是得心碎死,我赶紧道:“我保证乖乖的,不会惹出什么麻烦来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,我给你发了段周元的视频,你看看吧。”梅凝接着道:“这週六记得回家,不要老是在外面浪。”

    “嗯嗯。”

    掐断电话后,我就看到邮箱里梅凝发来的邮件,点开一看,是一段视频。

    这视频大概是偷拍的,我看到了周元和周庭两父子。

    “你个王八羔子,你自己说说这是怎么一回事?”

    一开始,就听到周元的咆哮声,紧接着他丢出一份档到周庭的面前,脸色气得铁青。

    看样子,大概是他想不通周庭怎么会签这种档的。

    不过让我好奇的是,这档到底是什么东西来的。

    周庭看了几眼后,牙齿紧咬着嘴唇,脸上的肌肉无比狰狞的咆哮道:“这……这不是真的,我从没有签过这种档,你们一定是造假档的。”

    周庭的话让周元一下子清醒过来,他瞳孔猛地一缩,随即冷哼一声道:“你们真是好手段,居然能弄到我儿的字跡和指纹,哼,好,好得很!真是好得很那。”

    “周老闆,不如我们先听听令公子怎么说的吧。”

    这时,我听到了霍晓彤的声音:“我是北氏的霍晓彤,至于这份档是怎么签的,我们听听你儿子怎么说。”

    霍晓彤刚一开口,原本处于暴怒状态的周庭突然沉静下来,眉头微微紧皱着,过了好一会儿,眉头才渐渐苏展,开口就道:

    “爸,我刚才想了下,这份档的确是我签的。”

    周元表情瞬间凝固起来:“你签的?”

    “对!”周庭突然一脸正气凛然的道:“老爸,我们父子二人,向来行事尽都光明磊落,从来不需避讳什么,何必这样顾头顾尾不痛快?”

    “你什么意思?”周元表情一滞,目光直直看着周庭,下意识的问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爸,我们手底下这些產业不是你趁着王家倒台时抢来的吗,干嘛又要遮遮掩掩的呢?而且你老人家当年还暗中把王远楠那个丫头的消息给卖给警方的,亲自去报案的还是二叔呢。”

    周庭继续正气凛然的道:“不过我没想到的是你老人家居然还把王远楠收为己有,你说你咋这么噁心呢?你都能当王远楠的父亲了,但是后来二叔死了,是不是你下的手?”

    “住嘴!”周元猛地大吼一声,这些事本就是一桩密事,没想到今天居然被自己的儿子当着外人的面全部抖露出来。

    不过我也不知道周庭为什么会突然发难,难道是因为我给的那颗药的原因?

    我继续往下看,甚至连快进都捨不得,不过我也明白了,这应该是梅凝在对周元下手。

    “住嘴,你个骯脏的老匹夫,你有什么脸叫我住嘴?”周庭的表情一下子变得狰狞起来:“我想问问,你还有脸没有?每次找女人,我们都是上阵父子兵,而且我还把我马子介绍给你,难道你都忘记了吗?”

    “你我父子二人情深义重,如同兄弟一般,就连你在外面养的那些女人我们都是轮流上过的,而且还是叁个人一起玩,那种感觉别提有多带劲了,可是我没想到你会如此的丧心病狂,居然做出如此天理难容的事情来!你就是个老匹夫,幸好我给你戴过不少的绿帽子,要不然我就亏大了。”

    我听得眼珠子差点没瞪出来。

    居然这么劲爆?

    上阵父子兵,这家玩得挺嗨的啊。

    周元更是差点没被气晕,嘴歪眼斜的一个趔趄,又气又急,怒目直视,大声喝道:“你给我闭嘴!”

    “哼,我们周家都是响噹噹的汉子,什么事都要敢做敢当,既然做了,为什么承认呢?”周庭脖颈上的筋脉都凸显出来,理直气壮的道:“上次有几个小明星来我们龙城,还不是你去接待的,其中那个叫安雅的你还记得不?我们可是前后夹击一起玩的,你当时还比不过我呢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他么的……”周元只觉得一阵阵的头晕目眩,胸口一口气堵得死死的,愣是说不下去。

    “不过,因为我们父子做过太多的亏心事了,所以我忽然醒悟过来,决定把公司转让北氏。”周庭继续振振有词的道:“爸,苦海无边回头是岸啊,你不要再执迷不悟了,这样才能减轻我们的罪孽,而且我决定待会儿就去自首。”

    说着,顿了顿,又继续道:“看我觉悟多高!”

    居然还要去自首?

    不得不说,梅凝发来的这段视频就跟演的电影一看,看得我整个人都有些没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周元震惊得錚錚錚的退后几步,一口心血竟不由自主的喷了出来。

添加书签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