熙文co. - 第8章我的女人 女監男囚
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

废文网小说排行榜

    只要我妹妹和我父亲没事。

    哪怕她要了我的命我都答应。

    我郑重的道:“梅姐,不管什么事情我都答应你。”

    她目光盈盈,长长睫毛轻抖几下,笑道:“真的?那我要你做我男宠你答应不答应?”

    男儿膝下有黄金,但为了家人,我不得不答应。

    儘管这个词听上去就不是什么好词,不过我毫不犹豫的点头道:“答应!”

    她咯咯一笑,眼中射出淡淡的笑容,红唇微啟,莲口轻吐,嫵媚地道:“真的?不后悔?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绝不后悔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。”她嘴角微微扬起,似羞似嗔的说道:“那你给我示范一下咬字怎么写吧。”

    看她的表情,这所谓的示范显然不是用笔写给她看,而是要进行某种不可描述的事情。

    事到如今,我别无选择,当即就道:“那梅姐躺在床上,我给你示范。”

    “躺下就躺下。”她毫不在意的就躺在床上,咯咯娇笑道:“快点示范咬字怎么写,我等着看呢。”

    我努力把情绪平復下来,走到她身边,双手放在她裤头处,正准备把她裤子脱下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要做什么?”她一脸的惊讶,却是双手死死拽着裤子:“我答应帮你这么大个忙,你……你居然想上我?”

    我瞪大双眼,瞠目结舌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这是玩的哪一出?

    她狡黠一笑,美目轻瞥,嗔了我一眼:“好啦好啦,不逗你玩了,我知道你心情不好,调戏下你,咬字改天我们再示范好了!”

    不得不说,梅姐很会把控人心,被她这么一挑逗,我心情好了许多。

    “你父亲冠心病,这得要一大笔钱,而你妹妹不能让那老傢伙染指,这也需要去敲打敲打一下,这些对我来说不是难事,不过我要答应你一件事情。”

    我急忙坐直身子看着她。

    她重新坐了起来,继续道:“这里面有些不安全,我随时会有危险,所以你得答应我一件事,至于是什么事,到时候你就知道了,当然,你要是觉得这是个等价交易也行。”

    额,什么事情需要我帮忙的?

    不管了,先把眼前的难关度过再说,刀山火海,我也走了。

    我发誓般的道:“好,我答应你,不管是什么事,只要你一句话,我沉北眉头都不会皱一下。!”

    “不愧是我的小男人,有你这句话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她整理了一下衣服,站起身,这才说道:“我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我顿时一愣:“这就走了?”

    “怎么?不走还留下来等你上我啊?”

    这狐狸说走就走,坚决的很,倒似是没有一点留恋模样,我也不知道她说的话有几分把握,不过现在只能把希望寄託在她身上。

    我瞬间又在刚才定下的目标加了一条:

    不管怎么样,一定要保护好她的安全,虽然我不知道那些危险是哪来的,但是她既然这么说,那就一定有她的道理。

    不过目前我也只能相信梅凝,而且唯一能做的,就是等待了。

    洗了把脸,让脑袋更加清醒一些。

    生活还要继续,我走出休息室,准备给白素检查伤口,没想到她竟一把抓住我的手就塞进她的右胸口:“沉医生,快把你的手伸进听听,我怎么感觉自己的心跳不正常了呢?”

    我差点没抓狂。

    她握着我的手,轻轻在某柔软之处揉动,一边娇声说道:“沉医生,你看是不是不正常?”

    一旁的薑玉洁显然是没有遇到过这种事情,当即俏脸发红,小声的道:“白素,你分明是发浪了,还骗沉医生说什么心跳不正常。”

    白素道:“我就是浪,沉医生,我都发浪了,你还不快给我赐点雨露?”

    薑玉洁轻啐一声,飞霞直接红到了粉颈。

    光天化日之下,白素竟是如此的放荡,我还真是有些放不开,再怎么说,我也是一个正常的男人,要说对她没意思那是假的,可这也太放得开了些。

    我板起脸道:“别闹,你的伤口还没结痂,不能激烈运动,要不然伤口崩裂就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嘛。”

    白素嘟着嘴道:“我前几天伤口不是也没结痂,还不是跟你睡一块了,现在为什么就不让我爽爽?你温柔点就行了嘛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要想,也得等你伤好了以后再说。”

    千辛万苦暂时摆脱这个小魔女后,我忽然想起正事来,当下就跟白素和薑玉洁道:“问你们个事,你们说梅凝既然是这里的大姐大,那怎么会有人想要害她?”

    果然,一听到和梅凝有关的事情,这两个女人就没了那种衝动。

    白素用手托着下巴,一副深思熟虑的模样:“这肯定是百分百会有的。”

    我眉头微皱,继续问道:“梅姐她不是这里的大姐大么?怎么还会有人反对她?”

    薑玉洁不以为然的道:“不错,梅姐的确是这里的大姐大,但她的身份是犯人,有个别别有用心的人会跟管教走得很近,把梅姐的一些事情回馈给管教,要是没有管教许可,你说那些人敢有二心吗?”

    她的话让我不禁高看她一眼,这个女人不容轻视,不是有句话说人才在监狱吗?

    她看了我一眼,目光变得凌厉如刀:“沉医生,你是梅姐的人,但是因为你的身份,你会跟管教走得很近,不过我还是警告你,要是你敢出卖梅姐,你会死的很惨!”

    白素说道:“薑玉洁,你也别威胁沉医生了,沉医生可是梅姐的男人,他又怎么会背叛梅姐呢?你说是吧沉医生?”

    别看白素之前还那副放浪形骸的样,现在一到关于梅凝的事情,就变得冰雪聪明。

    我心里不禁暗笑,要是我不表态,估计她们会翻脸,于是我说道:“你们说错了。”

    “说错了?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白素和薑玉洁同时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我嘿嘿一笑:“应该说她是我的女人,她既然是我的女人,我肯定要维护她,不会背叛她。”

    “得了吧你。”白素讥笑道:“得了便宜还卖乖,信不信我把你的话告诉梅姐,看她不打你屁股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要打也先打你屁股。”

    神差鬼使的,我真的抬手在她屁股上打了一巴掌,顿时感觉到那弹力十足的肉感。

    “噢!”白素一声高昂,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把她怎么了。

    她俏脸一片緋红,双眸带春:“沉医生……你打得我又想了。”

    我当即吓了一跳,急忙摇摇手:“现在可是白天,你就不能收敛点?”

    “不嘛……”白素摇着我的胳膊,另一只手还在我大腿上摸索。

    薑玉洁看到白素此时的放浪,急忙扭过头,差点把脸捂到被子里去。

    一看白素真的又开始发浪,我急忙制止她的行为:“要不你们还是和我说说梅姐的事情吧。”

    一提到正事,白素急忙松开手,道:“其实我对梅姐也不是很瞭解,反正她对我们都很照顾,也让我们少被那些狱警欺负,至少我们家里寄来的东西,都没怎么被克扣过。”

    薑玉洁跟着道:“嗯嗯,而且还帮我们每个月给那些管教上供,要不然我们也不会过得这么舒服了。”

    我问了这么一会儿,也没问出个所以然来,看来要想彻底瞭解梅凝,还需要换个方向,要不然这两女人也是一知半解的。

    可是梅凝到底能不能帮我把事情解决呢?

    接下来的几天里,我一直心急如焚,但始终见不到她的人。

    直到第四天早上,我起来洗漱好后,白素和薑玉洁还躺在病床上睡觉,刚给她们检查完。

    突然,铁门‘哐当’一声被人打开。

    我扭头一看,发现竟是刘管教,她进来后,就道:“沉医生,侯队长找你。”

    本来我就想去求侯队长,让她给我个机会打电话,现在机会总算来了。

    去到侯队长的办公室后,我发现她神情有些疲惫,当即就道:“侯队长好。”

    她点点头:“沉医生,你来了?”

    我没有犹豫,先入为主:“侯队长,能让我先打个电话回去吗?我家里有急事。”

    她看了我一眼,犹豫了片刻才点头:“打吧,你现在是宽管级的。”

    我道了声谢,迫不及待地给小妹打了个电话,心里不住的祈祷,希望梅凝真的把事情办好,要不然我就真的不知道怎么办好。

    很快,电话就被接通,我赶紧开口道:“喂,我是沉北。”

    “大哥。”电话里传来小妹欣喜的声音:“你怎么给我打电话了?”

    我问道:“家里没出事吧?那个老王八蛋没有把你怎么样吧?”

    小妹的语气里带着掩盖不住的欣喜,道:“大哥,你那个姓梅的朋友是男的还是女的啊?太厉害了,不但把咱爸送到了医院,而且还担负了所有的医药费,又给咱家留下足足一百万……”

    小妹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,不过我却听不进去了,脑袋里只有一个念头。

    梅凝真的把事情给办好了?

    而且居然还留了一百万,这能量也太大了吧。

    “……爸爸说要你好好感谢你那个朋友。”小妹继续在电话里说道:“你那个朋友到底什么人?”

    我急忙道:“那朋友是我之前一个病人,她家里老有钱了,那一百万你们先用着,不用担心,你好好上学,千万不要和院长那个老王八蛋来往,听到没?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,大哥。”小妹道:“不过我发现这几天老是有人跟踪我和妈妈,而且还守在我们家房子周围和爸爸的病房门口。”

    不用想,肯定又是院长那个老混蛋。

    我急忙安抚小妹,让她不要担心,我会处理好的。

    掛断电话后,我仍有些神游,没想到梅凝居然肯为我花那么多钱,而且她能量还这么大。

    不过那个老混蛋居然想要对付我家人。

    真是活得不耐烦了。

    想到梅凝在外面有这么大的能量,我决定再去求梅凝,这个老混蛋,一定要弄死他。

    就在我想着如何找梅凝开这个口时,一旁的侯队长突然打断我,一脸郑重的道:

    “沉医生,电话打完了吧,现在我这边出事了,需要你配合一下。”

    啥?出事了?要我配合什么?

添加书签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