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濑 - 福气 我对你何止是执迷不悟
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

废文网小说排行榜

    何林曼再一次抽了纸巾擦面前的桌子,她觉得好脏,油像是沁进去似的,都亮的反光了。

    陆越仍是棺材脸,“你坐这吧,再弄下去老板要赶你了。”他那边会好一些,没那么脏。

    “高茜是不是脑子有问题啊,背着我和爸爸私下见面也就算了,那能不能也挑个好地方啊。”她环顾四周,熙熙攘攘的人,戴着口罩都觉得好难受。

    “那你先回去啊,我留着听,录音或者怎么的,你先回家啊。”陆越看她这样子好像很不开心,便低着声问她。

    “我——唉,她来了。”她眼睛突然一亮,拉着陆越的袖子,“你看你看,她还特地换衣服,神经病,来这种地方还换衣服,有毛病啊。”

    陆越侧着身子挡着她的脸,以免被看到,“那个是你爸爸?看着不太像啊。”

    感觉和报纸电视上完全不是一个人,难道是美颜过的吗?

    “哪里不——扑街啊,那什么东西啊,做鬼的爸爸啊。”她眼睛瞪得很大,那男的是谁都不知道,“你确定她喊爸爸吗?这人我不认识啊。”

    “肯定没错的,我骗你玩啊。”他不耐烦地扯了扯嘴角,“既然不是何生,那这人……高茜姓高,和她妈妈姓吗?”

    “不是啊,是和——啊!我知道了,这是……”她突然想起来了,拿着手机偷偷拍了几张照片,有些得意地笑,“爸爸其实很讨厌姓高的,他那天说了,不让高茜跟那些人有来往的。已经给了钱的,还缠着……”

    “其实呢,既然都已经回何家了,再跟以前的人联系就不好了的。更何况我听说高家以前可厉害了,在大陆那边很有名的,还羞辱过爸爸。高茜可真是我的好姐姐!”

    陆越才不想管什么高茜的,看着何林曼笑弯弯的眼睛,心情也有些好,“开心了?”

    “对啊,不过好想知道说了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陆越看了那边一会,“你先回家,对话交给我。”

    何林曼和他比了个OK,刚好阿财打电话来催了,冲着他摆摆手,“那我先走啦,陆越你加油啊!”

    两人动静都不大,乍一看像是分别的小情侣。

    “小姐啊,你怎么最近老是和粥店的打工仔混到一起呢?”阿财透过后视镜,何林曼很高兴地哼着歌。

    “他是我朋友啊,他人很好。”

    红灯停车的时间,阿财说:“但他是个混混啊,何生那都有些注意了,昨晚还问我的。”

    何林曼脸上的笑容凝固了,慢慢地冷掉,最后面无表情地说:“所以我不能和他再来往了对吗?为什么爸爸会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你觉得呢?有人说你们两个拍拖啊。”

    果然,晚上何先生便把何林曼叫到了书房。

    “这几天怎么都没寒仔他们一起去玩啊?那天他碰到我都问了,是不是吵架了啊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不去呢?表哥那天约了你好几次的,你怎么比爸爸还忙啊?”何先生谈心似的,“最近好像去餐厅次数比较多的,阿尚说在那看见你好几次了的,都和一个男学生啊。”

    阿尚是何先生的侄子,何林曼跟他不对盘,从不理他。

    垂着眼睑的睫毛微微颤了颤。

    “Lydia,你是和那个男生在拍拖吗?还是什么呢?sorry,爸爸没有别的意思,就是很好奇。”

    “哦,没有的,我们只是朋友,他帮过我,我觉得他人很好。”

    何先生没见过那个男的,但听底下的人弄来的消息是说……那人是个混混?

    “他家里是做什么的啊?”

    “他家好穷的,他在粥店打散工,好像周末要去别的地方另外打吧,我也不清楚的。”

    何先生其实就想要女儿跟这种人断了联系,有什么好玩的,他是穷过的,一个穷人对财富的渴望是很可怕的。

    越穷越是如此。

    “恩……我觉得呢,你这个朋友是不是家里很困难呢?这样好了,你哪天带来给爸爸看一下啊,爸爸要是能帮上的肯定帮的。”但是何先生什么也没说,他清楚何林曼的脾气,从小带大的,越说越没用的。

    “那我替他谢谢爸爸咯,他和姐姐还是同校的,听他说姐姐在学校很厉害呢,老师同学都很喜欢她。今天放学我还看见姐姐和——应该是她老师吧,一起在什么餐馆吃饭呢。不过那个老师有点奇怪的,对姐姐动手动脚的,我本来要说的,但怕他打我,所以就偷偷拍照了。”

    何先生脸上的笑淡了些,谈起高茜,远没有何林曼亲,毕竟年轻时候因为罗琴被人耻笑,连带着高茜都不是很顺眼。

    “是谁啊,我看看。”但如果有人要动高茜,他肯定是不同意的。

    “就是他啰,看着也好凶的。”她悄悄注意着何先生的表情,却什么也没看出。

    “恩,我知道了,Lydia,你先回房间吧,我觉得呢,你和那个男生还是不要太亲近的,毕竟人家还要打工啊,你不要拉着人家陪你玩,耽误工作啊。”

    何林曼懵懵懂懂地点了点头,“哦,好的,爸爸。”

    才怪啊!

    有人敲门,高茜放了手上的书,没想到是何林曼。

    “我可以和你睡吗?我做噩梦了,有点怕。”她抱着被子,睫毛上还沾着泪珠,看起来好可怜,高茜心软,退开,“进来吧,但是我还要写作业,你先睡好吗?”

    时间很晚了,但是她作业还有一堆,没办法,想要成绩好,赶着进度,就得付出。

    何林曼其实挺嫌弃高茜的,压根就不想跟这土老冒扯上关系,但没办法,做了噩梦,一个人在屋子里怪怕的,何先生肯定是不可能找他的,找妈妈林兰芝……看她遗像吗?那还不如待房间。

    只能来找高茜。

    何况陆越发来的录音里面,高茜竟然还有夸她,虽然也有说她任性娇气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高茜也不是很讨厌。”第二天早上,她想起昨晚又做噩梦,高茜拍着她的背,抿了抿嘴慢慢地打字发给陆越。

    很快就要过年了,何先生因为一个项目忙得转不过身,常常不在家,但肯定想尽早解决,好陪着家人过年啊。

    高茜看着这几天心情也很好的样子,回来晚了,还给何林曼带蛋糕,弄得何林曼有点怕,私底下还问陆越是不是暴露了什么,高茜可能想毒死她。

    不过她还是吃了。

    最近晚上老是做梦的,什么东西都掺和一起,光怪陆离的,醒来却什么也不记得,但又感觉是真实发生的。

    何林曼感觉可能是因为最近太闲了缘故,就约了黎晴几人出去玩。

    反正也放假了,没人管。

    黎家有涉及娱乐场所的生意,故而出去玩唱歌什么的都是去黎家开的店。

    “Lydia,你最近都不出来,是不是背着我们干嘛去了?”

    “就是啊,放学就没影了,喊你逛街也不去啊,很没面子的。”黎晴将倒好的果酒递到她嘴边,“喏,自罚一杯啊!”

    果酒度数低,他们都当饮料喝的,别说一杯,一瓶何林曼都不是问题。

    几个都是爱玩的,霸着话筒都不放手,无聊闲着的就拆了扑克打牌。

    “我要出去一下。”何林曼觉得果酒喝多了,要去趟厕所,林西寒一边抽出牌,一边问她:“干嘛去,不要乱跑啊。”

    “啊呀,你好烦哦,厕所啊!”何林曼脾性挺大,其实不喜欢人问东问西的,即便是为她好。

    “快滚吧。”林西寒甩出一对牌,今天牌运挺好的。

    来这好几次了,找到厕所解决完了,顺便对着镜子补了口红,年纪不大,花样挺多的。

    厕所过去点有个吸烟室,何林曼随便瞥了眼就走了,还拨弄拨弄自己的头发,黑长直,看着好清纯好乖的。

    “哎呦,搞什么啊!”被撞了,差点磕到墙了,头发都糊脸上,很狼狈。

    “你在这玩啊?”撞她的那人还有心思问,声音听着很熟悉,她皱着脸,是陆越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周末在打工的吗?哦,在这做侍应生啊?”这里消费高,陆越也不像是会在这玩的。

    他果然应了,“这里工资高,你和同学在这里玩啊?”

    “对啊,昨天开始就放假了,在家也好无聊的。”难得没戴口罩,脸红红的。

    陆越看了一会,“喝酒了?”

    “没有啊。”她否认的很快,“我从来不喝酒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,你在哪个包厢,我送你回去。”看着就是喝了酒的,一个人他不放心。

    “陆越,你怎么每天都要打工呢?找你都约不到,你比明星还大牌啊。你打工怎么不穿工作服啊?还说鬼话骗我。呐,我这次考试有进步,爸爸送了我一个发卡,你看。”她指了指自己的头发,上面别着一个用小钻拼成的字母。

    Lydia。

    “你是大小姐啊,当然每天都空,我要每天玩,没书读的。”她走路不太稳,其实刚才准确的说,是她撞来的。

    何林曼侧头看他,如果不是一副死妈脸的话,也挺帅的,唔……有点像爸爸年轻的时候。

    “陆越,你有没有钟意的人啊?”

    “念书,打工,没空。”

    “那有空了呢?”她慢慢地停了脚步,靠着墙要休息,“你走太快了,我跟着很累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在家多躺躺,过几月走一步都喘。”他陪着停了会,又说,“我钟意人家也没用啊,穷小子,饭都吃不饱的。”

    “谁啊?你们学校的吗?你们学校的女生我见了好多,丑死了,没我好看。”

    “对对对,你最靓了,港姐都不如你的。”他敷衍地夸,气得何林曼一下就站直了,拍着他肩膀就是一下,“低头啊!”

    陆越很警惕,“干嘛啊?”但也低下来了,大不了就是一巴掌。

    很快对着他的嘴就是一下,趁着人没反应过来,马上来了一句:“好福气啊,我跟你讲,我都羡慕你的,被我这样的人亲啊。走大运了你!”说完马上就跑,气都不喘一下,差点都摔了。

添加书签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