肖邦乱弹琴 - 443.有宽容才有家 逆转在2005
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

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

    白莉莉就笑盈盈地站起来,走到郑秀莉身后,搂着她的肩,对郑国霖说:“嘿嘿,想看笑话啊?门儿都没有!你不在我们没意思,这才互相掐架呢。你回来了,我们当然要合起伙来对付你啦。是不是秀莉?”

    郑秀莉就拼命点头说:“嗯嗯,言之有理。”就看着郑国霖问:“想看我们掐架?你今晚上想睡沙发啊,还是想睡地板啊?”

    白莉莉立刻接话说:“地板怪硬的,睡起来肯定不舒服。沙发还舒服一点。”

    郑秀莉嘿嘿两声说:“不见得。谁知道沙发里没有两个图钉什么的,到时候扎到屁股上啊?”

    郑国霖直接低头吃饭,不接茬了。

    谢雪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来。

    怪不得郑国霖舍不得这俩人,非要都娶回家。这还真是两个活宝,变脸比翻书还快。

    白莉莉看见谢雪笑了,就暗暗捏郑秀莉胳膊一下,长长叹息一声,笑盈盈地对郑国霖说:“艳儿回来了,把最后一间空房给占了。这地主家里,也没有多余的房间啊。国霖,只好委屈你了。”

    郑国霖哼一声说:“这地主家里,谁是地主啊?你见过有把地主整的没地方睡觉的地主家呀?”

    郑秀莉说:“你刚才不说了吗,这个家我说了算,你都得听我的,那我就是地主了呗。”

    郑国霖反击她说:“你是地主婆。”

    白莉莉就插话说:“谁规定女的就不能当地主了?秦代四川就有个女的,是最大的地主,叫什么来着?连秦始皇都让她三分呢!”

    郑秀莉就接话说:“巴清,始皇帝曾造怀清台以纪念她。莉莉你上学时候学的知识,都就着饭吃了?”

    白莉莉说:“对,巴清!兴两千年之前就有女地主,就不兴我们秀莉今天当地主啊?”

    郑国霖已经意识到,这俩活宝这是在给谢雪挖坑,干脆就来个将计就计说:“此地不留爷自有留爷处,我去谢雪家住行不行?”

    谢雪吓一跳,郑国霖怎么突然就说这么唐突的话?但她也不笨,马上就明白了郑国霖的意思,这是提醒她小心这俩活宝呢。

    她就笑笑说:“好啊,我那里空房间还真不少。郑董过去睡,没有问题。”

    这暗扣着的谜底让人给拆穿了,就不好玩了。

    想着故意把人家往坑里拽,结果人家自己跳进去了。都是开着玩笑说,你还不能当真。

    白莉莉就回自己座位上去了。

    过一会儿对郑秀莉说:“你把雪姐弄来,和咱们一起住,绝对是个馊主意!”

    郑秀莉装傻卖呆问:“怎么就是个馊主意了?”

    白莉莉说:“她不帮咱们,帮郑国霖!”

    郑秀莉说:“没事儿,哪天雪姐玩够了影视公司? 不想玩了? 回来和咱们玩,还得和咱们一伙。”

    谢雪就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再说下去? 她自己这么不避嫌地跟着掺和? 她和郑国霖是什么关系,这不不打自招了吗?

    但她接着就想到? 其实刚才自己接话,还跟着笑? 就已经是不由自主地把自己的身份暴露了。

    嘿? 这俩活宝,不知不觉就让她们给绕进去了!

    看来,郑秀莉不是怀疑她和郑国霖之间的关系,而是已经知道了。她这么着反复试探她? 就是想让她自己承认。

    你想让我自己招认?我还不上你的当呢!谢雪就心想? 你不直说我也不说,咱们就这么着打哑谜。

    谢雪不上当,郑秀莉也就不愿意玩下去了。

    大家吃过饭,谢雪推说累了,就回自己的小楼了。

    谢雪走了? 白莉莉也要上楼休息,郑秀莉就用大眼珠子瞪着她。

    白莉莉一脸幽怨? 直接往门口走过去了。一个保姆就出来,跟着她走到院子里去。

    望着白莉莉走出别墅大门? 郑国霖回过头来,不解地问郑秀莉:“她干什么去?”

    “遛弯。”郑秀莉沉着脸说:“不围着小区转一圈!别想回来上床!”

    郑国霖就无声地笑? 笑完了说:“我这不在家大半个月? 莉莉变勤快了。”

    郑秀莉说:“只要你不在? 她就听话地很。你回来,她就又要变娇小姐!”

    郑国霖就不笑了,点点头说:“秀莉,你辛苦了。”

    郑秀莉翻他一眼说:“你还知道我辛苦啊?”

    郑国霖就叹口气说:“知道啊,怎么不知道?一个成功的男人背后,总是有个了不起的贤内助嘛。

    郑秀莉就从餐桌旁站起来说:“谁是你的贤内助?你贤内助多着呢!”

    郑国霖看着郑秀莉走向客厅,也站起身,跟着她走过去,和她一起坐在沙发上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没有你的宽容,就没有这个家。”郑国霖说,“没有你管着她们,容忍她们,我就得分出大量的时间,来应付她们,就不可能把事业做这么大。”

    “去去去,”郑秀莉就不耐烦说:“少在这里甜言蜜语。你不往家里划拉,哪有这么多操心事?我现在让她们闹得,感觉自己老了好多,简直可以做她们的妈了!这个白莉莉,论年龄比我还大一岁,整天跟个孩子一样长不大。要不是看她怀着孩子的份上,我早把她给赶回家去了!”

    郑国霖就往她跟前坐坐,抓住她的手说:“对不起秀莉,我让你受委屈了。”

    他就叹息一声说:“都是我不好。从一开始,我就不该抱奢望,觉得自己可以驾驭一切,既可以让你达成你的愿望,和你一起幸福地生活,又可以不妨碍我的自由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就苦笑着摇头:“这一开始就是个假命题,根本做不到的。”

    郑秀莉回过头来,狐疑地看他半天才问:“你到底要说什么啊?”

    郑国霖头仰靠在沙发上,眼睛看着高处的天花板,好一会儿问郑秀莉:“如果让你重新选择,你还会选择嫁给我吗?”

    郑秀莉叹息一声说:“不嫁给你怎么办啊?没有你,我爸现在恐怕还在大狱里呢,我估计也好不到哪里去。凑合着吧,这就是我的命,我不抗争了,不自己给自己找不痛快。”

    -

添加书签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