肖邦乱弹琴 - 7.诡异三人行 逆转在2005
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

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

    向国强有点难为老贺了。

    现在的招聘必答技术问题,对郑国霖来说,实在过于简单了。

    除了履历问题,郑国霖不答之外,其余问题,对答如流,比老贺要求回答的,要多的多。

    另外,关于策划的职责义务,如何做好一个高级策划,这些自由发挥的问题,郑国霖更是回答的感触颇深,让老贺直接怀疑人生。

    坐在他面前的这位,不是他亲眼所见,打死他都没法相信,这是一个只有二十五岁的年轻人。

    向国强还坐在他的办公室里不走,老贺脸上的汗就下来了。

    老贺滑头,知道老板带郑国霖来的意思,是要自己难为住郑国霖。

    可看今天这意思,不是他难为郑国霖,是郑国霖难为他!

    郑国霖为当高级策划,当然是有多少本事用多少本事,尽量在向国强面前展示的多一些。

    老贺本来就不是策划出身,如何是郑国霖的对手?

    最后,老贺就把绝招使出来了。

    他从办公桌抽屉里,拿出一盒火柴来,给郑国霖摆了个算数等式。

    然后他就问郑国霖:“你看看,如何移动一根火柴,让这个式子成立?”

    郑国霖实在憋不住,咧了下嘴,笑了。

    “贺总,咱不玩这些小孩子玩意儿好吗?”他实在有点忍不住了,净耽误他的工夫。

    “这个东西呢,我如果去思考怎么解,说明我思路僵化,不适合做策划这个行业。如果我老实回答不知道,说明我性格比较老实忠厚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从那个式子里,拿出一根不破坏数字结构的火柴来,竖着放到那个等号上。

    然他后说:“如果我把这个等式变成不等式,就说明我脑袋灵活,善于诡计。如果您录用我,这些就变成我档案里的性格特点,对么?简单心理学。我这有更难的,要不要我考考你呀?”

    老贺就求助一般地看向一旁沙发上坐着的向国强,那意思就是说,这孩子我玩不了,还是你自己玩吧。

    向国强就站起来了,过来拍拍郑国霖的肩膀。

    郑国霖回头,他就用一根食指冲他勾了勾,那意思是跟我走。

    郑国霖也不说话,跟着向国强,去他的办公室了。

    进办公室,向国强坐回自己办公桌后面的皮转椅里,也不让郑国霖坐,就让他站在自己对面,然后就从抽屉里拿出一个a4纸装订好的文本来,放到办公桌上。

    然后他说:“你看看这个案子,看完了跟我说说你的看法。”

    郑国霖就把那个文本拿起来看。

    向国强就又说:“你可以坐在沙发那里,慢慢看,不着急回答我。”

    郑国霖只看题目就知道,这是前不久他参与过的,刚刚做砸了的一个案子。

    以他现在的水平,当然知道案子错在哪里了。至于怎么做好,以后的案例当中,已经有正确答案了。

    他就摇摇头,表示自己不需要坐着看。就那样站在那里,装模作样地一目十行,把那个文本看一遍。

    “这个案子,从一开始的策划思路就不对。”

    看完了,他就开始说自己的看法了。

    都是非常专业的知识,把向国强给说的频频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按照你的意思,这个案子应该怎么做?”

    等郑国霖说完了,向国强就问。

    这一回,他是认真在问郑国霖了。

    当下,郑国霖就把正确的思路和调研方向,一五一十说了。全是十分专业的东西,好多方法,连向国强都得考虑一会儿,才能理解他说的是什么。

    “你这么年轻,这些经验和知识,都是哪里来的?”

    向国强是真的纳闷,不由就直接问出来了。

    郑国霖就嘿嘿一乐:“有志不在年高,您只要知道我能做高级策划,不就行了?”

    向国强就点点头,然后说:“这样,你把你刚才说的那些策划思路和调研方向,给我写个详细报告来。这个案子,我亲自担任团队长。如果我按着你的办法做成了呢,我就聘你做高级策划。要是我做砸了,你就是纸上谈兵,该干嘛你还是干嘛去。”

    郑国霖就不干了:“我说向总,您这可就不讲理了啊。您做砸了,不见得是我的思路不对,没准他还是您的处理方法不对呢。”

    向国强就生气说:“你小瞧我是不是?我当年也是策划出身。没点本事,我能办这么大一公司出来?我没怕你的思路不对,让我做砸了案子丢人就不错了,你还挑起我的理来了。不许再说了,就这么定了,赶紧回去,给我写详细方案!”

    向国强是老板,郑国霖是打工的。胳膊拗不过大腿,想在这里混饭吃,他得听老板的。

    从向国强办公室里出来,已经是中午了,大家都下班了。

    既然一时半会儿不会离开银狐策划,郑国霖就干脆去楼下餐厅吃饭,下午再给向国强写思路报告。

    吃着饭的时候,他就掏出他那块老掉牙的诺基亚8210来打电话。

    电话通了,里面传出一个女声:“喂?”

    “喂什么呀,是我,装不知道是不是?”

    对方就“咯咯”地笑,笑完了问:“你怎么想起来给我打电话了?这么长时间没信,我以为你失踪了呢。”

    郑国霖就笑了,解释说:“赵帅回家了,我给你打电话,怕他知道了想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你想多了吧?”对方就回答他说,“你们还哥们儿呢,就这样互相防着啊?”

    郑国霖就纠正她:“是他防着我好不好?”

    电话那边那位,叫郑秀莉,他大学的同学。

    大学时代,郑秀莉看上的是他,费尽心机地倒追他,想着法和他腻在一起。

    可那个时候,他喜欢的,是和郑秀莉在一起的另一个女生。

    当时他不知哪根筋搭错了,灵机一动,把一个宿舍的赵帅给抬出来,去追郑秀莉。

    赵帅是喜欢郑秀莉的。一来二去,郑秀莉也知道郑国霖和自己闺蜜好了,她竟然果真和赵帅在一起。

    从此,四个人在学校里形影不离,不知道的都弄不明白到底谁和谁是一对,情形十分诡异。

    毕业以后,郑国霖和女票掰了,女票回老家了,剩下他们三个,却一起来了s市。

    三个人一起在s市打工,后来赵帅扛不住家里的压力,回老家了,把郑秀莉一个人留在这儿。

    按理说赵帅走了,应该托郑国霖照顾着郑秀莉。

    可赵帅是知道郑秀莉喜欢郑国霖这个梗的,走的时候就没说要郑国霖照看郑秀莉的话,只是嘱咐郑秀莉,遇到事情了去找郑国霖。

    也许赵帅是记着那个梗,防着郑国霖,也许是赵帅走的时候忘记对郑国霖说了。

    郑国霖心里挺伤心。一起混了四年的兄弟,竟然防着自己,连朋友妻不可欺这个道理都忘记了。

    自赵帅走了,他就很少和郑秀莉联系了,只是隔几天打个电话问候一下,看郑秀莉那边过的行不行,同时也是为赵帅监视一下,防着郑秀莉有其他思想波动。

    穿越回来,郑国霖好多事情都得慢慢回想。要不是昨晚上杨诗曼跑到出租房里来,他还想不起来,赵帅媳妇还在这里,他得尽朋友的义务。

    不过这一次他找郑秀莉,倒不是为了替赵帅监视她。

    -

添加书签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