肖邦乱弹琴 - 4.哭笑不得 逆转在2005
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

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

    碰上比自己高明许多的同行,吴曦就愿意和郑国霖攀谈下去了。

    两个人从策划说到各自毕业的学校,各自在大学里的趣事,慢慢又再说回策划,以及应对不同性质策划的不同方案,不知不觉就说了一个多小时。

    郑国霖开阔的知识面和众多策划案子的积累,让吴曦佩服的五体投地。

    很快,他就主动邀请郑国霖来看他正在策划的案子了。

    与具备高级策划经验的郑国霖比起来,吴曦的水平,相当于大一新生和教授之间的差距。

    郑国霖为他指出了策划方案里好多不妥当的地方,还给他提出了完全不同的策划思路。

    吴曦接的这些小案子,在郑国霖眼里,实在是过于微不足道了。

    讨论案子的过程中,吴曦就在想一个问题了,郑国霖这样的水平,可能会策划更复杂,更大的案子。

    果然,当他就这个问题询问郑国霖的时候,得到了他肯定的回答。

    最后,他就跟郑国霖说了实话。他父亲是在政府里做事的,可以为他弄些大案子来做。他之所以敢拉着几个棒槌,出来自己搞公司,也正是基于这个原因。

    可惜的是,他们过于外行了,大案子根本策划不了。没有办法,吴曦只好和大公司合作,把接到的大案子给对方做,自己再通过大公司换些小案子过来,边做边积累经验,如此维持着公司的运转。

    郑国霖没有想到,吴曦还有这个背景。

    他就和吴曦商量,下一步接了大案子来,可不可以让他也加入?他可以不要工资,只拿10%的利润提成,就可以了。

    这样的话,比吴曦把大案子交给大公司代理,他们挣的要多出不少。

    吴曦听了,就犹豫一下。他们六个,都是投资入股的,挣了钱平分。

    “要不,你干脆加入我们,入股吧?”他就和郑国霖商量,“我们一人出了两万,你也出两万,怎么样?”

    郑国霖没有钱,有钱他也不入股。他也不能掉架,让对方知道,他拿不出两万块钱来。

    他笑笑问:“吴经理,这接了大案子,主要靠我来做。我做的过程当中,还得教你们。最后我还要和你们一样入股,然后平分利润,你觉得合适吗?”

    到这时候,郑国霖觉得自己已经掌握主动权了,就对吴曦说:“你们再考虑考虑,我再去其他公司看看。”

    说罢就要告辞。

    几个人好容易找到这么一个自投罗网的救命稻草,哪里肯轻易放他走?

    最终,他们同意了郑国霖的方案,就是郑国霖不入股,有了大案子,郑国霖过来,带领大家干,然后大家平分利润。

    这比郑国霖要10%的利润,又多出了不少。

    穿越的郑国霖,不是血气方刚的郑国霖。

    细水长流,与人为善,才能得到更多的机会,挣到更多钱。

    这个道理,他还是懂得的。他只要一个大致公平,也不会过于去压榨对方。

    谈妥了条件,天色已经黑了,六个人非要和他一起吃个饭。

    盛情难却之下,四十岁郑国霖的谈吐,和吹牛逼的本事,又在饭桌上露了一把。

    弄到最后,大家都喝的有些醉,却都把郑国霖当了哥们和兄弟了。

    回来的路上,郑国霖就想好了。

    银狐策划的调研员,他是坚决不做了。

    如果明天上班,人力资源部还不给他答复,他就直接找部门经理,辞职好了。

    他具体算了一下,只要吴曦每月都能弄个大点的案子,做成了,他至少也能分到几千块钱。虽然不如做高级策划挣的多,但比做调研员强多了。

    如果因为他的加入,吴曦的公司做大了,那么,他分到的钱就会越来越多,早晚会超过高级策划的薪水。

    无论怎么算,这买卖都划算。

    一路算计着,打了车回到出租房里,开门进客厅,他就愣在门口了。

    客厅里坐着杨诗曼,再没有其他人了。

    杨诗曼看他进来,就冲他笑笑,问一声:“回来了?我已经等你好久了。”

    喝了不少酒,原本脑袋里晕乎乎的。看到杨诗曼,郑国霖的酒一下子就没了。

    “那什么,你等我干什么?”

    他站在门口,有些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“放心,我不会吃了你。”杨诗曼看着他冷笑,“过来坐下,我们聊聊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?我们有什么好聊的?”

    到这时候,郑国霖脑子慢慢冷静下来。

    他们现在什么关系都没有,他有什么好怕的?

    “怎么,一个大男人,连坐到我这边来的勇气都没有吗?”杨诗曼依旧冷笑,“怕我吃了你吗?”

    郑国霖倒让她给说笑了:“吃了我?我是男的,侬搞搞清楚好不啦?”

    杨诗曼也笑了:“哟,你还知道你是男的啊?我都不担心你吃了我,你怎么连坐过来的勇气都没有呢?”

    坐过去就坐过去,有什么了不起?

    郑国霖就走过去,坐在沙发另一侧,刻意和杨诗曼保持了距离。

    坐下了他才问:“你想要聊什么?”

    杨诗曼看看他,继续笑:“还真怕我吃了你啊,坐这么远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男女授受不亲,我这人比较传统。”郑国霖回答说,“孤男寡女独处一室,还是保持距离比较好一些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,差点让杨诗曼从沙发上蹦起来。

    郑国霖说自己传统,那就是她杨诗曼不传统,不正经了!

    可是,她心里还就是喜欢这个长相帅气,又骨子里带了些坏水儿的大男孩。自那次在一起吃饭,她就让郑国霖给撩的有些春心萌动了。

    原本以为,只要表妹找周海波一说,郑国霖会屁颠儿屁颠儿的来追求自己,却万没有想到,这小子直接就把她给回绝了。

    高傲惯了的杨诗曼,还从来没有哪个男人敢这样回绝她,她心里哪里能咽下这口气?今晚非要等到郑国霖,和他说个清楚不可!

    “那你就说说,我杨诗曼到底哪里配不上你,让你这样回绝我?”

    她终于忍下肚子里的气愤,把这句憋在心里的话,给问了出来。

    郑国霖也有些生气:“恋爱自由,婚姻自主啊,大姐!你哪里都好,都比我强。可是我不愿意,这是我的自由,这个总可以吧?”

    “不可以!”杨诗曼直接拒绝这个理由,“你既然不愿意,为什么那天晚上,还对我献殷勤,说那样的话?”

    郑国霖就有些蒙头。

    那天晚上他到底具体说了什么,做了什么?相隔十五年了,他哪里能够记得?

    不过,那天晚上,他的确是讨好杨诗曼了,这个他有印象,毋庸置疑。

    “那天我喝多了,如果说了什么过分的话,我请你原谅。”他只好说。

    “那天晚上,你根本就没喝多,你是他们当中最清醒的。后来酒喝没了,周海波要再开一瓶,还是你拦着不让再开了。这是喝多了的表现吗?”

    嗯,这个的确不算喝多的表现。

    你说这个郑国霖,你没事吃饱了撑的,招惹这个女魔头干什么,这不犯贱吗?

    穿越回来的郑国霖,当真哭笑不得了。

    -

添加书签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