龙门说书人 - 分卷阅读84 初恋杜鹃
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

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

    初恋杜鹃 作者:龙门说书人

    分卷阅读84

    低声音,说:“别说是我和我姊说的啊!”

    “你说。”乔震严肃。

    “是boss。”林仲玉说完,立马挂断电话。

    乔震刹时无语!敢情这么些年,有的没的抓着他取乐的,居然是齐为川?

    乔震瞪着齐为川,眼前这个举手投足全是成熟气息的男人,到底有多幼稚?

    乔震冷不防地喊:“南极毒蘑菇?”

    齐为川故作镇定,停车在路边,一脸无辜地问:“你都知道了?”

    “嗯,我都知道了!看我怎么收拾你!”说着乔震迅速解开安全带,直接爬到主驾驶位上,掐着齐为川的肩膀,用力按着他。

    齐为川还得意地笑,看着乔震,欠扁地说:“我早知道你是掐红的体质。”

    乔震疯了,叫:“你知道个大头鬼!我弄死你!”

    齐为川高估了舟舟对他的爱,被修理得很惨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长浪岛上,夜宵时间。

    马叔热情地把华人影帝光顾他家海鲜档的合影,郑重其事地挂在了墙上,还回回追着乔震要奖杯垫桌脚!

    乔震总爱装傻,坚称没有这回事。

    马叔拿这无赖没辙,更何况这无赖还是影帝级的。

    马叔就请乔震喝酒,喝得大醉,就叫齐为川过来领人。

    乔震准挨骂,这叫借刀杀人。

    马叔幸灾乐祸,又做好人,劝齐为川说:“乔震爱喝酒是小事,年轻人嘛,总要做一两件耽误自己的事情!”

    大道理说得动听,但乔震不会感激马叔。

    乔震趴在齐为川的背上,回头冲马叔喊:“叛徒!”

    马叔笑呵呵的,跟叔斗……

    大醉后的第二天,乔震睡醒了。

    看时间都过午了,海风呜呜地吹震窗户。

    他推开窗,看见齐为川正坐杜鹃树下看书呢,天气真好,旁边还晒着一些旧书,书页振振作响,齐为川守着,怕风把书吹海里去了,跟放牧似的。

    似曾相识。

    乔震忍不住大喊一句川儿!

    齐为川抬起头,脸上露出阳光的笑意,向他招手,喊:“你快下来!”

    乔震忽然百感交集,他几乎不能确定。

    他是否看见川儿的少年时候,穿着清凉的t恤、短裤、凉鞋,这样在楼下,这样在窗前,朝他招着手。

    或者,这只是他的幻觉。

    “你等我,我这就下来!”乔震大声说。

    齐为川点点头,并没有说话,但乔震似乎听到回音,少年时候的川儿笑着的声音。

    你快下来!我一直在等你!

    作者有话要说:  影帝的一些细节来自寥凡的新闻,但我按着我喜欢的样子,东拼西凑。

    完结啦,新文应该会写古代推理bg的,bl暂时没有现代素材。

    放心,我写古文很厉害的(哈哈哈)。

    贺融番外之脱光记

    贺融身体好了之后,就被贺老先生软禁在贺家大宅里。他住的那幢小楼,窗户装了铁栏不说,门口还上了三层铁锁。听说屋顶配了四个保安,楼外有八个保安,日夜巡逻,就差给他脖子上拴条狗链,要是再给他配齐一副手铐、一副脚铐,绝对就是个死刑犯的标准套餐。

    我-操-你十八代祖宗!

    贺融每天吃饱了饭就对着铁窗破口大骂,夜里睡不着,来了精神,不管老头子睡没睡呢,也鬼哭狼嚎上那么几嗓子。

    贺老先生失眠之余,万般感慨,他平生没少做善事,怎么就偏偏生出这么一个孽子来?

    本着养生的原则,这天一大早,贺老先生就带着惠姑、几个下人,离开了十几年没挪过的村屋。贺融眼巴巴地从窗缝里瞧见他家老头子坐上汽车,还打包了一堆行李,嘴角不由露出了一丝邪恶的笑意。

    老虎终于下山了啊!不枉费他嘶吼了半个多月。

    当天晚上,凌晨两点,夜深人静。

    黑暗中,贺融轻手轻脚掀开床单,将弹簧床垫翻个底朝天,往里头掏了半晌,终于掏出一个沉甸甸的大号密封塑料袋来。贺融拎着那袋子掂了掂,他的第一把卡拉什尼科夫步枪,配件应该没有生锈吧?

    贺融坐在地上,也不开灯,慢条斯理地组装大小零件。

    半个小时之后,活好了,子弹上膛,贺融利索站起来,举着步枪就瞄准门锁。

    深夜里一声爆响!

    贺融终于打响了半年以来的第一场自卫反击战!

    门口、屋顶那些赤手空拳的保安听见枪声,吓得魂都没了!

    这好好的太平盛世,怎么巡个逻还要玩枪战?

    武器甩出保安好几条街的贺融就那么轻轻松松地离开了贺家,听说临走还顺了几轴家传的古董画,哪幅值钱卷哪样,坐着走私船连夜离开了香城。

    北雄市围棋道馆,宿舍大院。

    一表人才的贺融拎着大袋小袋的保养品,跟门口保安大叔说了声等家属,就大大方方地坐在保安室,开始跟老保安套话。

    这道馆门口的老保安也是个棋痴,一边摆着棋盘玩,一边问贺融的家属是谁。

    贺融说是他表弟,拿霍氏杯冠军的那个。

    老保安连忙说失敬,还说这下围棋靠遗传,冷默下得那么好,他表哥肯定不差,缠着贺融要下几局。

    贺融有那么十年没碰过这个玩意,他是本能地抗拒!但他看着老保安满脸狐疑,他为了见冷默一面,咬咬牙,拈着白子,让老保安执黑先行。

    老保安下得一手臭棋,贺融根本没费事,打得老保安落花流水,但赢是赢了,他的额头也开始冒汗。

    老保安看他脸色不好,给他倒了杯茶,还要拉着他再下几局。贺融忍着,一边让子,还一边打听冷默。

    棋下得酣畅,老保安就什么都说了,还给贺融指着冷默的宿舍,第三层楼左手边第二个窗户,对,对,就是养着几盆吊兰的那个屋。

    贺融问冷默什么时候回来。

    老保安说,他师傅管得严,围棋训练都是从早到晚,回来少说得傍晚六点。

    贺融心疼冷默,下棋多费神啊,还不如跟着他,天天好吃好喝供着,何必挣那个辛苦钱?

    傍晚,六点半。

    冷默和几个师兄弟回宿舍楼下的食堂吃饭,刚进大门,经过保安室,就听见老保安喊他名字。

    冷默,你表哥找你,等了你老半天了!

    冷默抬起头,就看见贺融拎着七八个袋子站在保安室的门口,眼巴巴看着他。

    冷默没说话,跟没看见似的,继续和师兄弟们一起往前走。

    贺融连忙跟了上去,也不敢和冷默说话,就

    分卷阅读84

    - 肉肉屋

添加书签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